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作范文 >> 经济类论文 >> 内容

伊朗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及前景分析

时间:2017-9-29 13:51:59 点击:

  核心提示:摘  要: 伊朗自遭受制裁以来的主要经济发展指标表明,外部制裁对伊朗经济的打击是有限的。但2012 年后,严厉的国际制裁一度成为阻碍伊朗经济发展的首要因素。2015 年伊核全面协议达成后,伊朗经济呈现...

 

摘  要: 伊朗自遭受制裁以来的主要经济发展指标表明,外部制裁对伊朗经济的打击是有限的。但2012 年后,严厉的国际制裁一度成为阻碍伊朗经济发展的首要因素。2015 年伊核全面协议达成后,伊朗经济呈现出诸多积极特征,但主要归功于鲁哈尼政府在解禁有利形势下推进改革的结果。

事实上,伊朗经济的恢复和增长并没有达到预期,凸显了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受伊斯兰革命后国内政治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等复杂因素的影响,伊朗的经济改革将是一个漫长且充满挑战的过程。未来伊朗能否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取决于政府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和继续改善国际环境的成效。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倡议有望在伊朗面临更大的机遇。关键词: 制裁;伊朗;经济改革;“一带一路”

作者简介: 韩建伟, 博士,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上海200083)。

文章编号: 1673-5161(2017)05-0016-16

中图分类号: D815

文献标识码:

 2015 年7 月14 日,伊朗与伊核问题各方达成解决伊核问题的最终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以下简称“全面协议”)。自此,经济发展问题成为伊朗鲁哈尼政府的工作重心。近年来,在中东地区乱象丛生和常年受到国际制裁的背景下,伊朗国内局势稳定,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但特朗普上台后,遏制伊朗又成为美国中东政策的重要目标,美伊关系重新回归紧张状态。制裁不能完全解除甚至有可能重新强化为伊朗经济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多年的制裁确实对伊朗经济产生了显著的负面影响,但大多数时期,有限的制裁尚不能对伊朗经济产生致命性的打击。自全面协议达成至今,伊朗经济虽逐渐好转,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因此,不能将制裁是否解禁视为影响伊朗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解除制裁仅是推动伊朗经济良性发展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伊朗经济发展问题是一个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伊朗经济要实现持续、快速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伊朗政府对现有经济体制进行改革的成效,以及在政治外交目标与经济发展诉求之间寻求平衡的效果。

本文根据伊朗中央银行、伊朗统计中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商务部等机构公布的数据,通过比较制裁时期和解禁以来伊朗的经济表现,考察制裁对伊朗经济的影响限度及制约伊朗经济发展的内在体制性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分析伊朗发展经济的迫切需求对中伊经济合作带来的机遇。

一、制裁对伊朗经济的影响限度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伊朗实施制裁,目的是通过限制或者切断伊朗与外部世界的经济联系,将伊朗完全孤立于世界经济体系之外,以达到遏制伊朗经济发展并最终实现“政权更迭”的目标,因此选择能源和金融作为制裁的主要领域。制裁确实给伊朗经济带来了诸多困难,但受各种因素干扰,制裁对伊朗经济的实际影响却不易评估。2011 年1 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宣布制裁已经达到了延缓伊朗核计划的核心目标,但随后伊核谈判无果而终的现实和伊朗的强硬立场表明,伊朗并未因制裁压力而作出更大的让步。①

从伊朗主要的经济指标来看,在制裁初期,制裁造成的直接影响并不明显。在2006/ 07 和2007/ 08 年度②,伊朗依然实现了6.2%和6.9%(按1997/ 98 年度不变价格计算)的经济增长率。① 自2009/ 2010 年度开始,制裁的负面影响才真正显现,但2010/ 11 年度伊朗依然实现了5.8%的增长率。② 在制裁初期,伊朗的对外贸易也未受到太大影响,尤其是石油出口并未受到实质性限制。2012 年以前,伊朗的石油出口一直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出口额从2005/ 06 年度的557.9 亿美元攀升至2011/ 12年度的1,182 亿美元,整整翻了一番。③ 在制裁实施后,伊朗特别注重提升非石油出口的能力,2005/ 06~2012/ 13 年度间,伊朗的非石油出口额从87 亿美元上升至299亿美元。④ 与此同时,伊朗进口也呈上升趋势,2011/ 12 年度进口额比2005/ 06 年度增长了44%。⑤

在伊朗遭受制裁期间,备受诟病的恶性通货膨胀并不是制裁后才出现的问题。

长期以来,伊朗的通货膨胀率一直较高。20 世纪80~90 年代,伊朗历年通胀率基本上都保持在两位数以上。1980~1988 年间,伊朗平均通胀率达19.85%;1989~1997年间通胀率则高达25.67%,1994 年甚至突破了40%。⑥ 核制裁实施后,2007/ 08 ~2011/ 12 年度伊朗的平均通胀率达23.2%,其中2007/ 08 年度最高(46.2%),2009/ 10年度最低(10.8%)。⑦ 上述数据表明,制裁确实导致某些年份伊朗通货膨胀呈现出恶性的发展,但并非所有年份都出现类似情况,制裁期间伊朗的平均通胀率并没有比制裁前高出太多。

西方国家对伊朗的制裁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已是公认的事实。一方面,美国的单边制裁效果不彰。自1979 年美国大使馆人质危机发生以来,美国从未间断过对伊朗的制裁。1979~1997 年间,美国以各种理由对伊朗发动的单方面制裁不下21 次,其中1989 年前至少实施了17 次规模较大的制裁,进入20 世纪90 年代后又实施了4次制裁。① 因此,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国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和两国间的对抗状态是两国关系的“常态”,而非新的变量。美国对伊朗的长期制裁也导致两国间经济联系中断,双边投资和贸易往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美国对伊朗经济所能施加的影响十分有限。由于当前国际金融体系主要是由美国操纵和以美元作为主要国际计价货币,美国注重运用金融手段打击伊朗经济。另一方面,实施联合制裁的各国之间矛盾重重,利益和目标各异,部分国家采取消极合作的立场,有些国家则予以抵制。在对伊朗实施制裁后,不少外国公司仍与伊朗保持商业往来。根据美国审计总署(GOA)提供的名单,2005~2009 年间在伊朗石油、天然气和石化领域有商业活动的41 家外国企业中,英国、意大利、法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国的公司都赫然在列。②2010 年10 月底欧盟甚至宣布,制裁伊朗并不等于禁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和天然气,也不禁止向伊朗出口汽油。③

为应对制裁和封锁,伊朗已经形成了一套应对措施。一方面,伊朗通过加强本国独立经济体系的建设,致力于打造“独立的经济”。20 世纪80 年代,伊朗一度通过大力发展农业来对抗经济封锁和孤立;进入90 年代后,伊朗则通过发展非石油产业促进出口和赚取外汇。另一方面,伊朗致力于借助石油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打破孤立状态,在欧洲、亚洲市场上寻找买家,并使用欧元等非美元货币进行结算。伊朗多年来一直与欧洲保持密切经贸往来,近年来则加强了与亚洲新兴经济体的经济联系。中国、印度、日本、韩国逐渐成为伊朗石油的主要或重要买家,使得亚洲新兴经济体对伊朗石油的依赖度日渐加深。从伊朗进口石油一旦彻底中断,将会对这些国家的经济产生明显的不利影响,④这也是大多数国家消极对待美国制裁伊朗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2014 年以前的高油价有利于伊朗对抗制裁。2005~2013 年间,欧佩克一揽子价格从50.64 美元/ 桶一路飙升至105.87 美元/ 桶。⑤ 因此,虽然伊朗的石油出口受限,但石油收入并没有出现大幅度的滑坡。

2012 年,国际社会加大了对伊朗的制裁,导致伊朗经济进入了负增长时期。2012/ 13 年度伊朗经济增长率下跌至-6.8%,2013/ 14 年度情况虽有所缓解,但仍呈现负增长(-1.8%)。① 经济负增长的不利形势进一步导致恶性通货膨胀、高失业率的社会连带效应。2012/ 13 和2013/ 14 年度伊朗的通货膨胀率分别高达30.5% 和34?? 7%;②失业率分别为12.2%和10.4%,其中15~24 岁青年人失业率约为25%,而15~24 岁女性失业率尤为严重,高于40%。③ 与此同时,伊朗面临石油出口和非石油出口明显下降、进口不断萎缩、外汇奇缺、货币里亚尔疯狂贬值的现实。经济危机逐渐危及国内政治和社会稳定。制裁对2012~2014 年伊朗的经济危机无疑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由于内贾德政府持强硬立场,伊朗核问题谈判陷入僵局,促成2011 年后国际社会采取了联合制裁伊朗的行动,伊朗面临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外部制裁。在这一轮制裁中,两项制裁内容对伊朗经济造成了致命打击:一是欧盟自2012 年7 月开始完全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二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参与了对伊制裁,关闭了伊朗与国际贸易结算的渠道,迫使其他国家中断或者大幅度削减从伊朗的原油进口。同时,美国可在联合制裁的名义下对任何违反禁令与伊朗存在商业往来的外国公司实施惩罚,进一步增加了与伊朗发生经济联系的风险。由此可见,后期制裁确实成为伊朗经济发展的首要障碍,特别是对一个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国家来说不啻是“切肤之痛”。解除制裁遂成为破解伊朗经济发展困境的当务之急,也是鲁哈尼能够竞选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3 年8 月鲁哈尼上任后,伊朗积极转变在核谈判中的强硬立场,通过谈判协商签订了“全面协议”。自制裁解除以来,伊朗的国际环境明显改善,经济开始呈现出积极发展的态势。事实上,鲁哈尼执政以来伊朗经济逐步走向复苏,并非是2015年全面协议签订之后才开始改观,这与鲁哈尼政府推行的经济改革措施密不可分,只是制裁全面解除后伊朗经济整体向好的趋势更加突出。

二、鲁哈尼政府的经济改革措施及成效

具体来说,鲁哈尼第一任期内推行的经济改革措施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将抑制通货膨胀作为稳定伊朗经济的首要目标。

自2015 年上半年以来,伊朗结束了高通货膨胀的时代。伊历1394 年(2015 年3月21 日~2016 年3 月19 日),伊朗通胀率为11.9%。① 进入2016 年以来,伊朗的通胀率持续下降,当年12 月已经下降至8.6%。然而2017 年以来,伊朗通胀率又出现了小幅回升,2017 年6 月为10.2%,通胀率重新回到两位数。② 但截至目前,通胀率的回升幅度有限,基本在可控范围之内。

伊朗经济长期面临高通货膨胀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内商品供给相对不足。供给不足主要是由伊朗经济发展迟滞造成的,而国内需求却比较旺盛。伊朗8,000 万的人口数量,以及城市化带来的人们生活方式和消费观念的转变,都是刺激消费的重要因素。伊朗庞大的补贴政策对刺激国内消费也发挥了不容小觑的作用。伊朗制造业水平有限,很多日用消费品、食品、中间产品都需要依靠大量进口才能满足内需。供求之间的紧张关系因制裁而进一步加剧。外部制裁导致进口大幅降低,国内物资供应的严重短缺加剧了市场上的囤积居奇和投机行为;与此同时,美元等外汇的极度稀缺致使里亚尔不断贬值,加剧了黑市外汇倒卖投机活动,进一步引发里亚尔的贬值,形成恶性循环。而內贾德政府惯以增发货币的方式弥补赤字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加剧了通胀局面的形成。

鲁哈尼政府对症下药,从供应源头解决物资短缺问题,同时采取适度紧缩的货币政策,降低货币流动性,对抑制通胀率产生了积极效果。国际社会解除制裁后,伊朗的进出口渠道更加畅通,石油出口收入和商品供应都有所增加。伊朗民众不再过分恐慌,哄抢和囤货等行为不再频繁发生。内外综合因素使得物价和通胀率都出现了下降趋势。不过,与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当前伊朗的通胀率仍然维持在较高水平,容易受到突发事件的影响,因此不排除再次大幅度上扬的可能性。

第二,改革汇率制度,避免汇率大幅度下跌。

在内贾德时期,伊朗事实上恢复了固定汇率制。里亚尔严重贬值后,伊朗官方汇率与实际汇率严重背离,使得官方汇率基本失去了信誉,引发了汇率市场的疯狂投机行为。鲁哈尼上任之初便推行汇率改革。2013 年7 月,伊朗政府将官方汇率下调至25,000 里亚尔兑1 美元,并允许汇率根据市场状况有限浮动。① 改革令平行市场和官方市场的汇率差距缩小,有利于伊朗政府打击屡禁不止的外汇投机行为和恢复政府信誉。自此,虽然伊朗货币小幅度贬值仍持续至今,但大幅度贬值的状况已明显改善。至2017 年8 月6 日,伊朗里亚尔兑美元比值为32,786 ∶1;而在2015 年8月6 日,二者比值为29,709 ∶1。② 由此可见,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里亚尔贬值幅度明显减弱。通货膨胀率的下降、石油收入的增加、进出口贸易的扩大、外资的引入,使得伊朗外汇短缺的局面得到一定缓解,为币值稳定提供了一定保障。不过,里亚尔稳定的基础依然脆弱,易受到突发政治事件的干扰。如在2016 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成功后,伊朗国内不安情绪加剧,一度出现了里亚尔抛售和挤兑风潮,从而引发了汇率的大幅度动荡。

第三,伊朗政府高度重视通过吸引外资改善经济状况。

对制裁解禁后的伊朗来说,发展经济最迫切的需要就是资金和技术。鲁哈尼在2016 年初向议会递交第六个五年计划(2015/ 16~2020/ 21 年度)时表示:“为了实现8%的经济增长目标,伊朗需要吸收300~500 亿美元的外国投资。”③自2015 年底以来,伊朗陆续出台了多项吸引外资的优惠政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石油领域“回购”合同的修改。2015 年11 月,伊朗正式对外宣布新的石油合同框架。与“回购”合同相比,“新石油合同”取消了投资上限,允许投资商以“成本油”的方式完全回收投资成本,合同的期限得到延长,投资者可以享有不同程度的管理权。④ 伊朗政府还出台了许多优惠投资政策,如由政府担保降低投资商的投资风险;在不同产业和地区实行程度不等的减税政策等。伊朗在中东地区吸引外来投资的排名不断上升。2003~2015 年,在吸引外资方面,伊朗在14 个中东国家中排名第12 位;至2016 年4 月已上升至第3 位,占比达11.11%,仅次于阿联酋和沙特。⑤ 据伊通社2017 年5 月报道,自2016 年1 月伊核协议执行以来,伊朗共吸引外资110 亿美元。⑥ 虽然与伊朗设定的目标仍有很大差距,但这个数字创造了历年来吸引外资的新高。

第四,制裁全面解禁后,伊朗果断恢复石油生产并夺回出口份额。

在制裁正式解除前的2016 年初,伊朗政府就迫不及待地宣布要加大原油开采力度。伊朗宣布增产计划时,低油价格局已对产油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欧佩克内限产保价的呼声渐高。伊朗重回世界原油市场的诉求引起了产油国对油价继续下跌的担忧。因此,伊朗单方面增产行动导致其与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产油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制裁解除后,伊朗的战略目标是重新夺回失去的市场份额。自2016 年2月起,伊朗的石油产量和出口量快速上升。据欧佩克统计,伊朗日均石油产量从2015 年的315 万桶增长至2016 年的365 万桶。截至2017 年7 月,伊朗石油产量达388 万桶/ 日,①这个数字与2000 年伊朗的石油产量基本持平,但还没有达到产量上限。

出人意料的是,伊朗向国际石油市场回归的同时,油价并没有因此继续下跌,反而有所上升。这表明,伊朗对世界原油市场的影响有限,伊朗的回归并没有导致原油市场供应的显著过剩。至2016 年,低油价格局已经令剩余的石油库存得到了部分消解,国际原油供大于求的局面有所缓和。亚洲经济体尤其是中国加强了原油战略储备,增加了购买量,也是影响油价回升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但截至目前,油价回升的幅度仍然有限。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美国特朗普政府重视本国页岩油开发的政策加大了油市供大于求的局面和预期,制约了油价的大幅度上升。国际油价回升乏力不利于伊朗增加财政收入并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财力支撑。

第五,伊朗政府重视增加非石油出口份额,注重扩大对外贸易往来。

2014~2015 年,伊朗对外贸易额大幅度下降。自2015 年下半年开始,伊朗积极发展同周边及欧亚国家的关系,旨在促进伊朗的非石油贸易。伊朗的非石油出口主要包括石化产品、农产品、矿物、手工艺品等。自2016 年以来,伊朗对外贸易出现好转,进口额比上一年明显增加,但是非石油出口依然低迷。进入2017 年以来,伊朗的对外贸易扭转颓势,表现强劲,尤其是伊朗与欧洲的贸易呈现爆炸式增长。据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2017 年前三个月伊朗与欧盟28 个国家贸易额达53 亿欧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65%。其中伊朗对欧盟出口创下新高,较上年同期增长7 倍;伊朗从欧盟进口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7%。② 中国是伊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截至2017年5 月,伊朗同中国贸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40.7%。其中,伊朗对中国出口同比增加58.5%,中国对伊朗出口同比上涨24.9%。① 从发展趋势来看,伊朗对外贸易有望在未来继续保持良好增长势头。

伊朗经济走势开始向好,这是鲁哈尼政府在致力于解除制裁的同时推进经济改革的结果。但是,经济复苏的速度显然低于预期,2015/ 16 年度伊朗经济仍呈现负增长(-1.6%);②2016/ 17 年度的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加快,达8.3%。③ 2016 年的全面解禁确实促进了伊朗经济的积极增长,但制裁解除释放的经济增长动力正在减弱,伊朗经济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日益凸显。未来,伊朗经济发展除依赖外部制裁的进一步解除外,更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顺利推动国内经济体制的深层次改革。在现有政治体制下,伊朗经济改革的道路注定是漫长的,改革成效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易代网(www.163daixie.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期刊论文发表,发表论文 粤ICP备11102670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