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作范文 >> 信息类论文 >> 内容

大数据背景下构建新型侦查模式的思考——以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5•03”杀人案的侦破为证

时间:2019-9-3 15:02:36 点击:

  核心提示:没时间写论文,不会写论文?想要发表论文?想写心得体会?想写演讲稿?找易代455754013,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期刊论文发表,发表论文淘宝店链接、淘宝店链接摘 要:“大数据”给社会带来颠覆性变革的...

没时间写论文,不会写论文?想要发表论文?想写心得?想写演讲稿?找易代455754013,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期刊论文发表,发表论文  淘宝店 淘宝店



摘 要:“大数据”给社会带来颠覆性变革的同时,也给侦查工作也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大数据改变了传统的在犯罪发生后才介入侦查、事后搜集情报的被动型侦查模式,新型以犯罪预测为主的主动型侦查模式以及利用大数据技术挖掘情报,利用情报信息主导侦查的模式已成为当前侦查工作的主要变革方向‍‌‍‍‌‍‌‍‍‍‌‍‍‌‍‍‍‌‍‍‌‍‍‍‌‍‍‍‍‌‍‌‍‌‍‌‍‍‌‍‍‍‍‍‍‍‍‍‌‍‍‌‍‍‌‍‌‍‌‍。探索在大数据日益发展的今天构建新型侦查模式,从而更为高效打击和预防犯罪就显得更为迫切和必要‍‌‍‍‌‍‌‍‍‍‌‍‍‌‍‍‍‌‍‍‌‍‍‍‌‍‍‍‍‌‍‌‍‌‍‌‍‍‌‍‍‍‍‍‍‍‍‍‌‍‍‌‍‍‌‍‌‍‌‍

关键词:大数据;构建;新型侦查模式

当前,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已逐渐成为案件侦破的重要手段。在大数据背景下,侦查理念、侦查方式、侦查思维都在发生着重大的变化,“大数据”给传统社会带来了颠覆性变革的同时,也给刑事侦查工作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近十多年来,围绕“大数据”时代关于刑事侦查工作的论述,已经在侦查实战工作中逐步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大数据技术的运用和信息化侦查逐渐成为了当前公安机关侦破案件的重要侦查模式。那么,如何采用最前沿的大数据技术和思维来解决侦查工作的效益问题、怎样使传统侦查向数字化侦查演化、怎样在数据内生存,从这个思路入手,侦查工作的转型、新型侦查形态以及侦查模式的创新等问题的研究就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本文以贵阳市云岩区公安分局28小时成功侦破“5·03”杀人案为例证,结合该案侦破的成功经验,谈谈对当前大数据背景下构建新型侦查模式的几点思考,旨在抛砖引玉,与各位同仁共同探讨。

一、“5·03”杀人案简要案情、侦破思路及过程

某年531644分,贵阳市云岩区八鸽岩路发生一起命案,死者饶某(男,62岁)被杀死在家中,手机不见。

命案发生后,云岩分局立即启动大要案件合成作战同步上案机制,刑侦大队、情报中心合成作战办公室、辖区派出所迅速赶到现场,同步开展现场勘查、背景联查、图像侦察、空中数据分析、虚拟网络数据分析等工作,多数据、多手段共研,以最快的速度还原案件真相。

经初步工作发现,该案有四个侦破难点:一是,死亡的时间跨度大,独居的死者在家中被杀,家属最后一次见面时间距案发时间有39小时,经法医检验,死者死亡时间在20小时以上;二是,现场勘查未提取到有价值痕迹物证;三是,案发现场是较老的住宅小区,多数屋主已搬离,租赁户多,往来人员复杂,社区民警仅掌握70%实际住户居住情况;四是,死者背景复杂。死者是一名吸毒人员,有盗窃、贩毒前科,离异、再婚,社会关系、家庭关系复杂,往来人员中有大量吸贩毒人员。

鉴于该案的四个侦破难点,如果沿用传统侦查手段,从死者背景关系、因果关系排查需要开展大量工作,耗时耗力,必须采用全新的侦查思路才能快速破获案件。云岩分局选择了更为快捷有效的办法发现嫌疑人——充分利用案发楼栋门口的监控视频,运用人像比对技术将案发39小时内进出人员和住户进行比对排查,从中发现可疑人员。

(一)多主体数据共用,快速发现嫌疑人

由于“5·03”案案发时间跨度39小时,案发现场进出人员较多,为了缩小图侦排查嫌疑人的范围,DQB融合户籍内网数据、社会资源数据对该楼栋实际居住人员进行分析,从公安内网数据导出72名成年人,从计生数据导出30名成年人,并从“贵州省省级人口业务信息管理系统”中转换成户籍照片提供给图侦队。图侦队进行图像比对后,将排查对象从案发时间段内进出该楼栋的163人缩至61人,很快发现一名不是该楼栋住户的一名50多岁男子肢体语言可疑,多次徘徊在死者家单元楼附近,身形、步态、长像极像一名吸毒人员,初步判断该男子是犯罪嫌疑人,并对该男子来去踪迹进行视频“追踪”,判断该男子居住地在云岩区春雷路附近。

(二)多手段情报共研、多警种业务合成,快速锁定犯罪嫌疑人

技侦对死者手机空中数据分析,发现在案发后曾有一个尾数4562的号在死者手机上有短暂插卡动作,地点在春雷路世纪园附近。网侦对尾数4562号的网络数据分析,发现该号码在世纪园32单元204号(春雷路附近)有登陆宽带上网轨迹,两个地址均与图侦追踪地址相符,嫌疑人可疑度上升。DQB运用“贵州省公安综合资源运用平台”对……4562号进行分析,发现该号码登记使用人名叫黄某,但黄某与图侦排查出的嫌疑人长相出入很大,不是同一人,且两人生活上无任何交集,案件分析进入一个难点。继续围绕黄某进行分析,但黄的直接男性关系人与图侦发现的嫌疑人人像比对后均有较大差异。随后通过酒店同住信息分析出其女友张某,从张某扩展分析出其父亲张某萍。针对张某萍进行分析时发现,张某萍与图侦发现的犯罪嫌疑人“人像比对”相似度达75%,且张某萍是一名吸毒人员;同时,计生信息还显示其居住地是“世纪园32单元204号”。综合技侦、网侦、DQB、图侦的分析数据,最终锁定张某萍就是犯罪嫌疑人,此时距发案时间仅仅10小时。

明确犯罪嫌疑人后,刑侦大队立即组织人员实施抓捕。考虑到犯罪嫌疑人张某萍为一名吸毒人员,入户抓捕自残风险较大,通过蹲点守候,于5421时许在张某萍下楼时将其抓获。经讯问,张某萍交待了犯罪事实:52日下午18时许,其到死者饶某家中购买毒品时,因毒资不够与饶发生纠纷,遂故意杀人,拿走受害人的手机、手表、毒品等物品。

该案的成功侦破,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本案对嫌疑人的锁定采用了新的方法,情报分析+人像比对筛除法,通过情报分析提供案发楼栋住户人员照片,再通过人像比对筛选出进出楼栋的外来人员,大大缩小了图侦分析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范围。

二是,本案的分析过程充分体现了公安部情报中心提出的“多主体数据共用、多手段情报共研、多警种业务合成”工作模式的优势,也是将大数据有效利用与信息化侦查有效衔接的成功典范。

三是,本案的侦破中,仅在抓捕阶段出动五名侦查员就把一个疑难命案快速侦破,充分体现了“大情报、小行动”。

二、传统侦查模式的局限性

在上述“5·03”案件侦破过程中,如果我们沿用传统的侦查思维和侦查模式,先赶赴现场开展勘查工作,采集指纹、DNA等犯罪嫌疑人可能留下的痕迹,然后围绕与被害人有因果关系的人进行排查,最后也许能查找到犯罪嫌疑人,但可以预见这样的工作量会十分巨大,耗费的人力、物力、时间也就不言而喻。而“5·03”案件的侦破则将传统侦查方法与运用大数据技术手段高度融合开展工作,启动大要案件同步上案工作机制,合成作战办公室同步采集图像数据、空中数据,同步开展合成研判,既快速侦破案件,又避免了投入大量警力走访调查、人海排查。

从此案的侦破可以看出大数据运用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侦查思维、侦查机制、侦查模式的变革。在传统侦查模式中, 无论从案到人、 从

人到案还是从人到人、从物到案、从物到人、从案到案,强调的是以案件现场为中心,找到案件与嫌疑人之间的因果关系,通过对案发现场的勘查寻找犯罪嫌疑人;或是从被害人入手,搜寻与被害人相关联的人或事,从而推测案件产生的原因、嫌疑人的作案动机目的等, 即通过犯罪现场的客观情况回溯推理确定犯罪嫌疑人、查获犯罪分子从而破案,从犯罪结果追溯犯罪原因的逆向推理过程。这样的侦查模式可以说,侦查办案的主体基本上就是基层公安机关。 这种传统侦查思维与模式对于传统案件的侦破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一点毋庸置疑。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传统的侦查模式就是一种被动的侦查模式。所谓被动型侦查模式,是指在犯罪案件发生之后侦查人员才着手搜集犯罪证据、犯罪线索,寻找犯罪嫌疑人、证实犯罪嫌疑人的侦查模式。一直以来被动型侦查模式在侦查实践中占据着主导地位。

传统的被动型侦查模式是一种回溯性侦查,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随着我国互联网、大数据产业的迅猛发展,传统侦查模式依赖的客观基础,也就是犯罪的存在状态发生了变化,犯罪出现了新的态势。传统违法犯罪活动日益向网上发展蔓延,网上雇凶杀人、网络赌博、网络贩毒、网络贩枪、平台投资诈骗、电信网络诈骗等违法犯罪多发。当前,我国新型非接触性犯罪占犯罪总数的三分之一,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犯罪问题。面对新的犯罪形态,如果只用传统的侦查模式和方法开展侦查工作,已无法适应打击犯罪的需要。

三、大数据背景下侦查模式变革的迫切性

习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技术深刻改变着人类的思维、生产、生活、学习方式”。毋庸置疑,当前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舍恩伯格在《大数据时代》书中说,“大数据开启了一个重大的时代转型。就像望远镜让我们感受宇宙,显微镜让我们能够观测到微生物一样,大数据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以及理解世界的方式”。①大数据的产生已经从根本上奠定了国家和社会治理的基础数据,用最前沿的大数据技术武装我国公安的核心战斗力,将提升侦查效率,辅助公安机关打造集预测、预警和快速精准打击于一体的智能打防控信息化体系,充分运用互联网思维和信息化、大数据手段,向结构要警力,重构侦查形态的元素,实现警种部门间数据的有效融合,推动信息资源联通共享和聚变增值,把部门间分散的“条数据”转变成集中的“块数据”,为数字化侦查的开展发挥“大数据”不可取代的支撑作用。2018418日至19日,在深圳召开的“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刑事犯罪工作推进会”,标志着全国刑事侦查工作正逐步向智慧型侦查转型升级。那么,作为公安工作重要内容的刑事侦查工作,在大数据时代更新侦查思维、构建新型侦查模式是一种必然的选择。

首先,侦查工作自始至终都不能脱离大数据的支撑。大数据促成了侦查方式的新发展‍‌‍‍‌‍‌‍‍‍‌‍‍‌‍‍‍‌‍‍‌‍‍‍‌‍‍‍‍‌‍‌‍‌‍‌‍‍‌‍‍‍‍‍‍‍‍‍‌‍‍‌‍‍‌‍‌‍‌‍。各类信息的数字化催生了人机互动的侦查工作方式,打破了侦查信息获取、交流与共享的时空限制,与公安机关日常管理工作以及侦查工作息息相关的海量数据作为公安情报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侦查工作提供了数据支持,从而推动了侦查工作从被动、粗放、人力密集、低效益低效率型模式逐步向主动、精准、信息密集、高效益高效率型模式转变。

其次,近十多年来进行的信息化侦查就是侦查工作逐步走向大数据时代的前奏,信息爆炸使得大数据时代提前到来,倒逼侦查工作方式发生颠覆性变革。随着网络诈骗、电信诈骗等案件频发,信息化的深刻变革也为社会治安带来了空前挑战,互联网日益成为犯罪分子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重要场所和工具,以特定地区分区排查案件线索的侦查思维和传统侦查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此类案件侦破的需要。由此可知,“大数据”推动了公安机关的侦查模式发生着不可避免的深刻变革,并开始逐步实现由搜集传统物证线索到从海量数据中排查搜索各类案件相关线索的侦查模式转变。

第三,多年来在公安信息化建设推进了刑侦模式由传统人工、孤立的方式逐步向网络化发展的同时,犯罪的形态也在向职业化、组织化、智能化和动态化发展,侦查工作的效率依然面临着几大挑战。一方面是当前刑侦系统对基础信息的深层挖掘不充分,也未能做到有效地与社会数据资源进行高度融合,侦查人员没有动力使用信息化平台,导致工作决策滞后、侦查实战被动且效率不高;另一方面是工作协同上的脱节,各部门都有自用的平台和应用,但是缺乏顶层设计的整体应用系统,导致侦查资源分散,合成作战指挥体系仅在有影响的大案要案可以得到落实,在一般案件的侦查中仍然存在部门信息壁垒,指挥决策不精准、警力布局不合理等;再一方面是预测预警不够智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内最大限度地发现犯罪、科学合理部署警力预防或打击犯罪。

第四,当前高发的非接触性新型违法犯罪,时空跨度大、科技含量高,都是跨区域系列团伙案件,涉及的资金流、信息流、技术流、人员流、通信流等复杂侦查工作,不管是查询、冻结、止付,还是研判、分析、溯源都不是公安机关一家能够单独完成的,需要通信、银行、互联网企业、第三方支付商等各行各业通力合作才能完成。面对当前犯罪形势,公安机关内部合成作战已无法适应打击非接触性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的需要,必须进行再一次的颠覆性调整,即全面汇集社会各行各业资源,实现全社会合成作战。

因此,立足实际、直面问题,深入研究如何利用当前高速发展的“大数据”技术平台,探索新型侦查模式、提高侦查效益就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四、构建大数据背景下新型侦查模式

应对大数据时代的问题,要采用最前沿的大数据思维和技术来解决,侦查工作也是一样。上述贵阳市云岩区的“5·03”一案在28小时内成功告破,就是得益于从2016年开始,贵阳市公安局建成的全国第一家“块数据指挥中心”,形成以“块数据融合共享数据资源中心” “核心数据平台” “大数据安全监管服务平台” “警务综合应用平台”的一中心三平台。依此初步形成了对贵阳时空内的人、事、物的全息刻画、关联分析、精准掌控。“5·03”杀人案的侦破又一次证明了大数据的迅猛发展并日臻完善已经从根本上奠定了社会治安管理的基础数据,公安信息化建设正阔步走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高度融合,大数据运用和数字化侦查正在逐渐成为当前公安机关破获案件的重要侦查模式。

(一)大数据背景下新型侦查模式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侦查路径的选择打开了一扇宝藏之门,大数据的全景式记录功能和预测性功能,使得侦查人员通过运用大数据技术能够迅速掌握犯罪信息,从而掌握侦查的主动权;同时大数据技术的应用也正在改变着侦查人员的侦查理念和侦查思维,以致带来了全新的侦查方式和各种应运而生的技战法,由此可见大数据将使侦查模式发生根本性变革,大数据驱动下的侦查模式是時代的必然选择。 那么,何为新型侦查模式?根据近十年来侦查工作运用大数据技术进行侦办各类刑事案件的成功经验,尤其是针对当前非接触性新型犯罪的不断增多,公安机关内部合成作战已无法适应打击非接触性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的需要,必须进行再一次的颠覆性调整,即全面汇集社会各行各业资源,实现全社会合成作战。在这样的需求下,公安实战部门逐步归纳总结出一套具有较高侦查效益的、并能大数据技术的发展以及犯罪形态的变化而调整的侦查工作模式,相对于传统侦查模式而言,这种新型侦查模式是在传统侦查模式的基础上增添了数据的收集、研判、应用环节 ,即“受案 — 立案 一 现场立体勘查( 现场分析 )一 案件相关数据搜集、研判—划定侦查方向和范围—采取相应措施手段 — 发现、确定犯罪嫌疑人 一 破 案 (结案 ) ”。上述“5·03”杀人案就是基于这个思路得以迅速侦破!当前 ,这种侦查模式已逐渐成为刑事案件侦查的重要模式 ,案件侦查也从 “现场驱动”演变为 “数据驱动”,涉及案件的以文字 、视频 、图像等不同形式展现的相关数据就成为案件侦查新的重要依据,对案件的认识也更加强调完整性和混杂性。在案件侦查过程中,传统的侦查思维模式也在发生着变化,即一旦接触案件,在调查访问、现场勘查的同时,对各类涉案数据信息的寻找、搜集、获取、分析研判,都在同步进行,以数据来确定嫌疑对象和认定犯罪证据 ,从而使侦查的目的能迅速地得以实现。

(二)高效运作新型侦查模式需解决的问题

在“大数据”背景下的今天,如何以大数据为引导,从侦查的组织指挥、警力投入的规模、警种间协作的模式、侦查步骤的安排、侦查环节的衔接、侦查途径的选择、侦查措施与手段的采取、犯罪嫌疑人的发现与查证以及追踪与缉捕等方面;如何利用数字信息的身份识别功能、定时定位功能、链接纽带功能、行为再现功能、数字证据功能开展侦查活动,创新侦查模式的转型升级、充分发挥新型侦查模式的强大生命力,还需要考虑以下方面问题:

1.建立大数据侦查中心,深度挖掘和应用现有数据,进一步完善公安机关现有数据资源库, 拓展与社会其他部门数据资源的整合。

海量数据库的建设与共享是利用大数据进行侦查的工作要求,这也是利用大数据进行侦查的前提条件。目前,各级公安机关虽已建立了各类信息资源数据库,但尚不完备,大数据的体系仍需进一步完善。近年来,公安机关通过打击反恐工作、打击“盗抢骗”犯罪专项行动、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部际联系会议机制,整合了包括银行、工信、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腾讯、百度、360、神州、OFO、美团)、社会企业以及工商、交通、税务、水电、邮政、民政、社保等各行各业的海量数据资源信息,为侦查破案提供服务。然而公安机关内部数据资源整合尤其是技侦、网安的数据资源整合却举步维艰,无法形成真正突破。 因此,公安机关首先应充实内部信息库,扩大各类信息录入范围,完善信息平台。同时,要建立与其他部门的信息资源共享机制,整合公安机关、工信部门、金融机构、互联网企业等优势资源,实现数据资源全覆盖,在法律范围内实现资源共享,从而实现在侦查工作中利用强大的数据库引擎聚合全量数据,将业务流、信息流和工作流融为一体、将人到人、人到案、人到物、案到物等信息之间动态多维的关联关系进行整合、同时有效整合大数据企业的海量资源及先进科学技术,通过共享数据信息、建立数据快速查询调取机制、合作构建数据模型、共建警企合作实验室、联合建立防范打击非接触性犯罪警企合作平台等方式,最大限度地获取、整合、利用各类数据资源,服务于侦查工作,从而实现数据的“资源整合、手段集成、功能完善、主导实战”。

2.培养专业大数据侦查人才,拓展侦查主体的侦查思维,关注一切与案件相关的信息。

人才是实现侦查形态转型升级的基础,大数据引导下的侦查模式强调的是与案件相关总体全数据的分析、对海量信息的整合利用,因此侦查人员应着眼全体与犯罪相关数据包括犯罪行为与非犯罪行为,充分挖掘数据价值而不仅仅局限于数据与案件的因果关系,做到对不同来源、种类、形式的信息快速的捕捉和有效的运用,并对掌握的各类数据进行整合、梳理、分析、研判,从而发现一切犯罪案件有关的信息。如上述“5.03”案件,通过海量视频图像,侦查锁定犯罪嫌疑人,但无法确定其身份信息。后通过手机信息关联,并经过人脸比对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本案的破获,就是通过与案件无关的第三人的信息找到的犯罪嫌疑人。可见,在完善资源库的基础上, 转换侦查思维,充分挖掘与案件相关数据价值, 成为大数据引导侦查的新途径。那么,加快培养既懂得侦查办案的知识,又具备大数据分析、计算能力,具有大数据思维的复合型人才就显得尤为的重要。

3.建立完善打击犯罪新机制,将大数据技术与传统侦查手段进行有效融合。

实践证明,传统的侦查手段仍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仍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在大数据时代,讨论侦查模式转型,并不是否定传统侦查模式,它依旧是符合侦查规律的合理模式,大数据侦查与传统侦查是互相补强的关系,而非取代与被取代的关系。随着大数据在现代侦查工作中的应用,数据信息处理与数据信息识别甚至是网络舆情的监控都可以帮助侦查人员更快、更准确地掌握犯罪信息,从而快速侦破案件,给侦查工作带来了质的飞跃。因此,创新打击犯罪新模式,建立警种合成作战机制、全社会合成作战机制,健全联动、整体打击的实战化工作机制,按照情报研判、侦查打击、组织指挥一体化的要求,以打带建、以建助打,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努力打造情指融合、情勤对接、情行一体的警务实战模式,从而实现全天候、全方位服务分析研判、指挥决策、处置响应、导侦导防、合成作战等工作。

综上所述,只有更新观念、直面问题、创新公安工作模式,才能真正实现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在上海调研时强调的“要建设智慧公安、打造数据警务,努力推进公安机关社会治理能力跨越式发展;要坚定不移地走改革强警、科技兴警之路,紧紧跟上时代步伐和改革节拍,坚持把大数据作为新时代公安工作创新发展的大引擎,深入实施公安大数据战略,全面推动公安工作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努力实现公安机关战斗力和社会治理能力的跨越式发展”的要求。


作者:易代网 www.163daixie.com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易代网(www.163daixie.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期刊论文发表,发表论文 粤ICP备11102670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