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作范文 >> 经济类论文 >> 内容

【文学论文】关于《家》中觉新形象的文学分析

时间:2012-9-22 21:06:59 点击:

  核心提示:长子现象是中国宗法制度“嫡长子继承制”的产物,受宗法文化的长期浸润,长子具有强烈的责任意识,双重性人格,卑柔软弱的行为模式和自我牺牲的精神特质。巴金长篇小说《家》中的高觉新便是这一现象的典型形象,他一...

长子现象是中国宗法制度“嫡长子继承制”的产物,受宗法文化的长期浸润,长子具有强烈的责任意识,双重性人格,卑柔软弱的行为模式和自我牺牲的精神特质。巴金长篇小说《家》中的高觉新便是这一现象的典型形象,他一方面被封建伦道德所浸染,另一方面又受新时代新思想文化的影响,使他在新与旧的夹缝中挣扎,在矛盾与痛苦中生存。由于受“五四”反封建思想的影响,长期以来觉新就成了我们心目中的“懦夫”,成为封建礼教的“帮凶”。然而,我们在反对觉新的同时有谁又能体会到他内心的痛苦?我认为,觉新不但不是一个“懦夫”,而且是一个“英雄”——一个“敢于牺牲的悲壮的英雄”《家》是巴金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也是中国现在文学史上最重要的长篇小说之一。小说以自己的家庭为素材,描写了“五四”时期一个正在崩溃的封建大家庭的全部悲欢离合的历史。它主要从“五四”新文化思潮与封建家族制度剧烈冲突的角度,描写青年反抗家庭的革命,控诉封建大家庭的罪恶。小说多从侧面暴露了宗法家庭统治者的顽固与专制以及“长子继承制”的内在矛盾,揭示了封建家庭父辈人物伦理道德的虚伪和沦丧,歌颂了受新文化新思想激荡的子辈人物的叛逆行动,表现了青年女性的悲惨命运以及她们的觉醒和抗争。封建大庭一步步堕落乃至完伞崩溃标志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

一、独特的本质:站在中间的人

高觉新出生于十九世纪末四川一个封建官僚地主家庭。“诗礼传家”的高氏大家族,作为中国封建社会末世的一个细胞和缩影.实际上是一个封建专制统治的黑暗王国.高老太爷就是这个王国中的专制君主,在高家,他的话就是“圣旨”,也正是他用封建礼教培养出了一代代封建势力的奴才。作为长房长孙的高觉新自然是培养对象之一,从小就受封建礼教的毒害,耳濡目染了光宗耀祖的教育。从小学的是“父要子亡。不亡不孝”;念的是“为人子者居不主奥,坐不中席,行不中道,立不中门”;想的是“百善孝为先”。在这样的教育下于是他自觉地实行着两辈人振兴家业的愿望。就在封建主义苟延残喘之时,洋务运动、维新变法、五四运动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使民主主义进入社会生活的每一个领域,进入每一个家庭,随之而来的西方现代意识触及到人们的文化心理。即使是顽固势力的高老太爷也相当“识时务”,他并非死抱住“华夏优越”、“天朝中心”的观念不放。把外来文化拒之门外.而是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一些不情愿接受的东西.在晚清把儿子克明送到日本留学,让觉新去新学堂念书.并允许觉民、觉慧进外语专科学校学习“夷狄”语言。可见。觉新在这个家庭中有比较宽松的环境允许他接受新书刊、新思想,有比他更激进的兄弟影响他从中获取养料。从这个方面看他是有可能成为一个新青年的。但是特殊的历史转型期在当时全部的生活中打下了矛盾的印记:一面是民主主义的进攻,一面是封建主义的抗拒。而觉新正处在这个矛盾的交接点上,文化修养、思想情感、观念习惯,可以说都是中国士大夫传统和西方文化修养的混合物。于是他以此为指导的行为处事中,既相信佩服新的理论又顺应旧的环境,被夹在新旧两种势力,新旧两代人的矛盾斗争中,觉新都处于焦点,他很难将新旧两种思想在头脑中调和起来解决这些问题。更重要的是他的思想与行动分离,意识与意志对立,在感情上讨厌旧生活且认识到前途的危险,但缺乏指导行动的力量。新旧两种敌对的道德观念同时集结一身产生冲突,构成了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从深层意义上看,当时旧的价值系统被破坏,新的价值系统并未建立起来,因而觉新既找不到旧秩序应有的位置,也找不到新思想应该有的位置,于是他站在了中间:站在封建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文化中间,站在新旧文化传统形成的新旧价值观念中间,于是这个社会、这个历史、这个家庭让他成为了一个“中间人”。“在进化的链子上,一切都是中间物。”其中的多数或进或退趋向分明,惟有高觉新无力地跨在两个时代之间的门槛上,进退失据,形成他矛盾的心理结构。

一、觉新是一个懦弱的叛逆者

首先,觉新的懦弱主要表现在他的过分的顺从上。他主张“让人、忍耐、顺从、为别人牺牲自己”,以“作揖主义”和“勿抵抗主义”在夹缝中间周旋,企图用自己的诚实善良、退让哀求,换得别人的同情和满意,默默舔下自己伤口的淤血,向别人做出温顺的笑脸。他对长辈们的任何训令都点头照办,不敢说半句反抗的话,他在任何逆境里都毫无怨言,服从成了他的本能。觉新可以说是在幸福的糖水中泡大的,他生来就相貌清秀,自小就很聪慧。在学校,他成绩优秀,中学四年课程修满毕业名列第一。他对自己的前途充满着希望,打算毕业后继续到上海或北京深造,还想到德国去留学⋯⋯。这对于一个经济条件十分优裕的高家来说,他的这种对前途的憧憬是完全可以实现的。然而,封建家用粗暴、简单的手段断送了他所编织好的前程。当他取得中学毕业文凭归来的时候,父亲让他辍学,到西蜀实业公司去工作,成为了一个平庸的事务主义者。这样,理想的翅膀被无情地折断了。对父亲的安排,“他不作声,只是点着头。他不说一句反抗的话,而且也没有反抗的思想。”(《家》第六章)另外,他深深爱着年龄相适、情性相投的钱梅芬。一段时间内,他梦想将来的人生伴侣就是她。他们经常在一起,恋爱中有着共同的语言和情趣,他和她在探讨人生乐趣的欢乐中度过了美好时光,盼望着好日子的即将到来。但是在封建的家长制大家庭里,年轻人的命运并不是由他们自己支配的,他的父亲通过拈阄的办法草率地决定了他的婚事,迫使他去和另外一个不相识的少女结婚。美好的婚缘被父亲无情地拆散了,他虽然深感悲痛,但也不敢反抗,只有关起门蒙头痛哭,可见他的逆来顺受、惟命是从。是的,在行动上,觉新自觉和不自觉地维护着旧的一套封建礼教,是一个甘愿屈从于封建势力的孝子贤孙。但是,高觉新并不是完全安于现状,麻木地接受一切的,而是有了一些新的东西。那就是对现实的不满和对新生活的希冀,和号称叛逆者的觉民、觉慧一样,有着一种叛逆的思想。对新的事物, 能够敏感地认识、热烈地追求。“ 五四”运动风暴和它催动的新思潮的怒涛都曾经强有力地吸引过觉新,他和觉民、觉慧一起, 如饥似渴地读着《新青年》、《新潮》、《每周评论》、《少年中国》等革命刊物。“这些刊物里面的一个一个的字像火星一样地点燃了他们弟兄的热情。那些新奇的议论和热烈的文句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压倒了他们三个人,使他们并不经过长期的思索就信服了。” ( 《家》第六章) 另外,作者巴金描写高家人躲避战乱聚集在花园里,觉新一个人在玉兰树下感怀人生,“他看见两只鸟向右边飞去,他的心理充满了强烈的渴望,他恨不得自己也变作小鸟跟它们飞到广阔的天空去。”(《家》第二十一章)这些想法和感受就表现了觉新渴望着从桎梏中解放出来,奔向自由广阔的天地。还有,在觉慧要离家出走时,他暗中资助路费,并且说:“我们这个家需要一个叛徒,我一定要帮助三弟成功,他可以替我出一口气。”“我做不了的事,你可以帮我。”等等,这就是觉新内心深处的叛逆意识。也就是说,在觉新懦弱顺从的背后,还潜伏着叛逆抗争的性格元素。但是,这种元素只是在思想深处,并没有把它变成反抗的行为。所以,我认为他是一个懦弱的叛逆者。

作者:易代网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易代网(www.163daixie.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期刊论文发表,发表论文 粤ICP备11102670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2